其次

2020-11-13 02:03

案发后,徐纯合在自己母亲和女儿面前被击毙,以及他上访的不幸遭遇,确实引发了公众的同情和关切。而对于是否应该开枪,为何要补偿徐纯合?徐生前送母亲、孩子去福利机构的诉求为什么会在他死后才会得到实现呢?官方目前公开的消息和警方的描述,显然是无法平息公众的疑问。当地政府和铁路的警方随后是一直保持沉默,甚至还一度引发公众对警察持枪任性的恐慌。所以现在来看,真相迟迟不到,才引发公众到事件的周边去挖掘。而挖掘出的这些真假不一的传闻都会给当地政府、警方包括开枪警察、死者的家属带来伤害。所以说现在公众和媒体持续的质疑和报道,实际上都是在等待和指向这个枪击案的真相。大家要的其实很简单,既然事发在众目睽睽之下,现场有监控录像,警方就不妨公开完整的视频,来平息各种传闻和争议的同时,它才会重新赢回政府的公信力。(记者迟嵩)

据中国之声《央广新闻》报道,5月2号黑龙江庆安县火车站枪击案发生至今,官方始终缄默,媒体持续质疑,10号下午,又有媒体曝出,此前死者徐纯合堂兄与哈铁公安局达成的补偿协议,被徐纯合的两位妻姐认为无效,后者声明已授权两位律师代理此案。

案发十天,从当地副县长假学历妻子吃空饷到代签补偿协议是否有效,为什么围绕此案出现的传闻和争议越来越多,涉及面越来越广?

据徐纯合家属介绍,警方和他们达成了协议,徐纯合的母亲、妻子和三个孩子会分别被送往养老院、精神病医院和福利院,家人还会得到一笔补偿金作为补偿。而昨天下午,徐纯合的两位妻姐分别是委托了律师代理此案的调查取证,向媒体披露信息等方面内容。律师就针对这份补偿协议提出了两点质疑。首先是此案尚未定性,所以签署补偿协议是没有实施依据的。其次,徐纯合的妻子是精神病人,而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,在配偶和父母死亡、子女尚未成年的情况下,其法定监护人应该是他的姐姐,而徐纯合的堂兄显然不是第一顺序的亲属或亲属的监护人,不能代表徐纯合签署这个协议,所以此前的协议是无效的。

既然同为徐家的亲属,为何两位妻姐这回要质疑徐纯合堂兄代签的补偿协议无效呢?